<acronym id="kiqmq"><center id="kiqmq"></center></acronym>
<acronym id="kiqmq"></acronym>
<acronym id="kiqmq"></acronym>
<acronym id="kiqmq"></acronym>

您的當前位置:國際新聞網 > 觀點

嚴令之下校外培訓機構仍火熱 班型名稱“改頭換面”

2018-07-13 11:26:57 來源: 互聯網
分享到: 0
調整字體

  “超綱”“拔高”改頭換面 “假關門”躲避打擊

  嚴令之下校外培訓機構依然火熱

  “超綱”“拔高”改換名目避開敏感詞,防暗訪“假關門”應對檢查,大量“無證無照”的培訓機構隱匿存在。近期,記者在南京、武漢、成都等地調查發現,嚴令整治之下,校外培訓機構不僅依然火熱,還出現了一些新動向。

  班型名稱“改頭換面”,防暗訪“假關門”躲避監管

  “‘提高班’改名為‘敏學班’,‘尖子班’改為‘勤思班’,‘尖端班’改為‘創新班’。”南京學而思一位老師告訴記者,近期為應對教育部門檢查,班型名稱“改頭換面”。

  “但內容和教法還是一樣的,就是名目改了。”這位老師直言不諱地向記者透露,雖然教育部門明令禁止超綱、拔高教學,他們也只是在向家長宣講時變通一下說法,“以前,我們跟家長說是兩年學完三年,現在叫‘學得更深更廣’。”

  成都李女士的女兒即將升入小學四年級,今年以來一直在某培訓機構上語數外輔導班。李女士發現,該培訓機構數學普通班所教的內容通常比學校教學進度超前兩個學期,英語班在三年級下學期就把所有語法時態都學完了,而學校五六年級才講“過去時”。

  記者調查了解到,嚴令整治之下,各地的杯賽已被叫停,但還會以改換名目的方式暗地里存在。由于一些學校升學選拔時仍以杯賽證書為參考依據,升學考試也會涉及超綱內容,導致不少家長依然熱衷于參加培訓機構主導的考試。

  “現在沒有杯賽了,有的叫‘調研考試’,其實就相當于過去的杯賽。”南京王女士的小孩馬上要小升初,最近她正在為選擇哪家培訓機構發愁,“一些學校雖然說是不看證書、不看杯賽,但實際上小升初數學還會考奧數題,英語還會考初中的知識,不在外面學小孩怎么考得上?”

  為躲避打擊,一些培訓機構變得十分警惕。“對于聽課的家長,一定要保證是本班的孩子家長。”“如果有陌生家長找到老師詢問一些課程大綱的話,盡量引導家長找我們的伙伴(指行政人員),避免介紹大綱中涉及敏感詞匯。”這是南京學而思為防教育部門和記者明察暗訪發出的內部通知。

  記者以家長身份在一家名為“得驥教育”的培訓機構咨詢報名時,因私下與家長打聽教學質量好壞,一名工作人員發現后要求記者出示身份證,拍照留存后以不能與家長討論為由要求記者離開。

  記者調查了解到,有部分培訓機構為了躲避監管,在上課時關燈、關門造成沒有開業的假象,甚至要求家長“只進不出”,等到下課才統一帶孩子離開。

  “無證無照”隱匿存在,灰黑地帶“多不管”

  記者從南京市教育局了解到,經初步摸查,目前,在工商部門登記的培訓機構有10300多家,經過南京市教育部門審批的培訓機構只有569家,而其中僅111家可以從事文化類培訓和補習;經過人社部門審批和在體育部門備案的分別有200多家。這意味著在教育、人社、體育等行業主管部門審批備案的培訓機構僅占一成左右。

  武漢市教育局向記者提供的數據顯示,目前,武漢校外培訓市場主體共有1萬余家,其中,在教育部門審批備案的文化教育培訓機構只有460多家,在勞動人社部門審批的職業技能培訓機構有200多家。未經任何部門審批登記的“無證無照”培訓機構約有1600多家。

  根據相關法規,非學歷型校外培訓機構需取得辦學許可證才擁有教育培訓資格,由于申領辦學許可證門檻較高,目前市場上不少教育培訓機構處于“有照無證”甚至“無證無照”的灰黑地帶。

  “工商部門只能告訴你發了多少個營業執照,有多少家辦學要到教育部門去查。”南京市工商局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誰發證誰監管,工商只發照不發證,教育培訓機構辦學只有教育部門可發證。

  摸清底數分清“黑白”,聯合執法長效監管

  “有的培訓機構一個假期就把一整個學期的教材都講完了。”南京市某小學特級教師告訴記者,一些培訓機構在很短時間內蜻蜓點水地把知識灌輸給學生,一些學生不僅沒真正弄懂吃透,還會導致他們在課堂上不專注聽講,干擾了正常的教學秩序。

  武漢市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聯席會議辦公室負責人表示,校外培訓機構的辦學滿足了人們對教育多層次、多元化的需求,對現行教育體系是有益補充,但也存在培訓資質、場地安全等一系列問題。

  記者從南京市教育局獲悉,目前各區正在排查摸底校外培訓機構數量,要求8月31日前,各區公布校外培訓機構“白名單”和“黑名單”。

  “校外培訓機構整體上必須管,但僅靠教育部門一家‘包打天下’也很難做到,需要教育、工商、人社、公安等部門形成聯動機制合力監管。”江蘇省工商局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一些小培訓機構躲避在居民區不僅擾民,還存在安全隱患。(記者:鄭生竹、廖君、吳曉穎、潘曄、王子銘)

分享到: 0

文娛社會

財經健康

城市科技

鸡西| 内江| 云南昆明| 德阳| 孝感| 云浮| 枣庄| 乌海| 桐城| 无锡| 招远| 延边| 宿迁| 临汾| 内蒙古呼和浩特| 贵州贵阳| 兴安盟| 巢湖| 平潭| 咸宁| 新乡| 灌南| 晋江| 济源| 厦门| 章丘| 泰兴| 和县| 莱芜| 屯昌| 贵港| 禹州| 双鸭山| 天门| 金坛| 新泰| 香港香港| 安庆| 安吉| 天长| 茂名| 五家渠| 延安| 东营| 三亚| 定西| 燕郊| 绵阳| 三河| 新泰| 永新| 惠东| 清远| 巴中| 达州| 高雄| 淮安| 九江| 邹城| 永新| 永州| 汉中| 山南| 清徐| 唐山| 鄂尔多斯| 九江| 佳木斯| 济源| 台山| 海宁| 牡丹江| 乌兰察布| 百色| 宁德| 雅安| 温州| 三明| 山西太原| 淮安| 赤峰| 莒县| 黑龙江哈尔滨| 临汾| 怀化| 德州| 金坛| 淮南| 邹平| 承德| 海安| 蓬莱| 廊坊| 洛阳| 资阳| 巴彦淖尔市| 茂名| 秦皇岛| 库尔勒| 安庆| 抚州| 和田| 潜江| 韶关| 宣城| 迪庆| 南安| 阜新| 梧州| 武威| 塔城| 公主岭| 邳州| 山南| 伊犁| 乳山| 聊城| 台山| 开封| 枣阳| 荆门| 烟台| 山南| 包头| 哈密| 眉山| 阿拉尔| 红河| 东阳| 梅州| 威海| 哈密| 七台河| 盘锦| 安岳| 高密| 包头| 漯河| 白山| 茂名| 湘西| 毕节| 乌海| 锡林郭勒| 齐齐哈尔| 涿州| 楚雄| 巴音郭楞| 南安| 乌海| 平顶山| 岳阳| 南京| 莱州| 甘孜| 威海| 攀枝花| 汕尾| 高雄| 南安| 长治| 河源| 嘉善| 辽阳| 张北| 恩施| 仙桃| 邹平| 济源| 宜春| 枣庄| 台湾台湾| 日照| 惠州| 崇左| 泰安| 桓台| 鄢陵| 黔东南| 梧州| 克孜勒苏| 云浮| 青州| 明港| 公主岭| 遵义| 泸州| 铜川| 孝感| 海西| 乌海| 阜新| 姜堰| 金昌| 大连| 东莞| 苍南| 周口| 广安| 湖南长沙| 汝州| 鸡西| 宝应县| 延安| 图木舒克| 内蒙古呼和浩特| 伊犁| 阿拉尔| 神木| 山南| 濮阳| 焦作| 库尔勒| 宁波| 益阳| 烟台| 德清| 桐乡| 固原| 基隆| 武威| 保山| 屯昌| 韶关| 潍坊| 资阳| 宁夏银川| 六安| 项城| 乌海| 广安| 南安| 云浮| 梅州| 莆田| 呼伦贝尔| 六安| 巴音郭楞| 来宾| 塔城| 临夏| 海宁| 无锡| 广汉| 陵水| 温岭| 内江| 淮南| 吉林| 黑河| 莱芜| 泰安| 庄河| 吉林| 山南| 宁波| 景德镇| 遵义| 烟台| 宜昌| 贺州| 鄂州| 朔州| 济宁| 青海西宁| 平凉| 黑河| 三河| 海拉尔| 白沙| 肇庆| 吐鲁番| 醴陵| 四川成都| 肥城| 河南郑州| 南平| 宜宾| 赣州| 大同| 克拉玛依| 乳山| 海东| 鄂尔多斯| 庆阳| 抚州| 吴忠| 舟山| 清徐| 曲靖| 阿里| 铜陵| 芜湖| 海安| 厦门| 沧州| 阿拉善盟| 福建福州| 鄢陵| 鹤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