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iqmq"><center id="kiqmq"></center></acronym>
<acronym id="kiqmq"></acronym>
<acronym id="kiqmq"></acronym>
<acronym id="kiqmq"></acronym>

您的當前位置:國際新聞網 > 新聞

交通樞紐停車費不封頂合理嗎

2018-08-23 10:53:42 來源: 互聯網
分享到: 0
調整字體

點擊查看高清原圖

 

  北京西站南廣場地下停車場入口處標記的收費標準

  原標題:交通樞紐停車費不封頂是否合理

  近日,市民張先生在北京西站南廣場地下停車場遭遇“高價收費”,停車4天被收費2210元。北京青年報記者實地探訪時,停車場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該停車場所屬公司為私營企業,運營成本較高,所以未設置價格封頂。豐臺區發改委價管科回應記者稱,政府已放開價格管控,該停車場由企業自主定價,這種定價“無上限”。

  事件:西站一停車場停車4天收2210元

  7月4日,市民張先生從北京西站乘火車去外地旅游,為了回來的時候可以直接開上自己的車,他決定把車停到北京西站南廣場地下停車場。“我經常在機場停車,那邊是一天封頂80元,我想著西站也不可能太貴。”

  7月8日,張先生回京開車出停車場時,電子牌顯示停車時間為110小時32分,應繳費2210元。“我當時就蒙了,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張先生說。

  他隨即詢問收費員收費標準問題,收費員告訴張先生,停車場幾天前剛剛更換了收費系統,就是20元一小時,上不封頂。張先生又撥打了價格舉報電話12358,對方表示,這種地下停車場,企業擁有自主定價權。

  而當張先生向對方要發票時,收費員卻表示微信支付沒有發票。張先生表示要報警處理,隨后對方給了他一疊6元錢的發票。

  另一位市民韓先生近日也在北京西站遭遇了類似情況。韓先生說,他7月6日中午12點半左右將車停在北京西站南廣場地下停車場,“停車時我沒有看到收費指示牌,入口處除了喇叭自動播放‘只按鈕,不拿卡’以外,其他什么也沒有”。

  7月8日晚上7點半,韓先生回到停車場取車,出口顯示“時間55小時56分,應繳費1115元”。韓先生很不解,怎么停了兩天就要1000多元,他問收費員怎么沒有任何過夜的提示,對方表示沒有,只有每15分鐘收費5元的指示牌,“收費員告訴我,還有人一次交了5000多元的停車費。”

  探訪:單日收費不設上限

  7月9日下午,在北京西站南廣場地下停車場入口處右側,北青報記者看到一塊收費公示牌,上面顯示該停車場的“全天臨時停車收費標準”為:小客車每15分鐘收費5元,不足一個計時單位不收費。此外,在入口計費處與出口處皆有該收費公示牌。北青報記者注意到,該公示牌未提示是否有單日停車費上限。

  “沒有提示,那就是沒有封頂。”該停車場的一位工作人員稱。北青報記者以車主身份了解到,此停車場的全天收費標準相同,皆為每15分鐘5元,一小時20元,停車一天則需480元。

  “我們這邊車站比較大,有些人把車停在這兒不管,停一個月左右,給我們工作造成很大壓力。北京站、南站和我們都是統一定價,價格差不多,只不過我們是屬于私企,運營成本太高,所以沒有封頂。”停車場一位工作人員稱,“國家政策是價格放開的,我們的收費標準不違反國家法律,國家規定是不足15分鐘不計費,我們也是這么實行的。”工作人員稱,如果事先說好,可以給予一定的停車優惠,停車兩天收費600元。

  這名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北京西站北廣場停車場的費用略低,且有單日封頂費用。隨后,北青報記者在北京西站北廣場5號停車場看到,該停車場收費每日有封頂。入口處的收費告示牌上顯示,小客車的分鐘停車收費與南廣場地下停車場相同,也是每15分鐘5元。但與南廣場地下停車場不同的是,北廣場5號停車場設有單日封頂費用,在北廣場5號停車場的地下停車場,小型車的最高限價為254元/24小時;在地面停車場,小型車與大型車的最高限價為315元/24小時。北青報記者注意到,該收費告示牌明確顯示“本停車場屬于企業自主定價停車場”。

  記者發現,相比于首都機場,北京西站南、北廣場地下停車場的過夜收費皆高于首都機場,首都機場還設有臨時停車區域與長期停車區域。首都機場停車樓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在該樓長期停車區域,每天停車超過8小時,則收費80元。

  解讀:企業自主定價從何考量

  9日下午,在北京西站地區管委會市政管理處,北青報記者又以車主身份咨詢“地下停車場收費過高”的問題。管委會的工作人員回應稱,北京西站南廣場地下停車場不屬于管委會的管轄范圍,收費由豐臺區發改委定價。

  當天下午,北青報記者以車主身份咨詢了北京市豐臺區發改委價管科,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像北京西站南廣場地下停車場這樣的停車場,政府已經放開價格管控,目前由公司自行定價,并表示這種定價“沒有上限”。這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政府管的是路側的停車,像西站南廣場這種路外的停車場以及居民區的停車場都已放開,由企業自主定價。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2015年12月,北京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北京市交通委員會、北京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聯合下發《關于本市停車收費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京發改〔2015〕2688號)?!锻ㄖ返谝粭l規定:本市駐車換乘停車場、占道停車場(含立交橋下停車場,下同)停車計時收費實行政府定價管理,按照現行程序辦理相關手續,并按屬地進行明碼標價牌統一編號。其他各類停車場停車收費實行市場調節價,不再辦理停車收費相關手續。

  北京工業大學城市交通學院院長陳艷艷認為,定價開放雖屬于市場行為,但北京西站是基本的交通樞紐車站,停車場的定價還需做一些考量,比如滿足旅客的出行需求。陳艷艷認為,具體情況得按照實際情況具體分析。停車場若實行低價停車,會吸引更多的旅客選擇小客車出行,加劇地方的交通擁堵。在此情況下,適當提高收費,問題不大。反之,若停車場收費并未激發更多旅客使用小客車出行,那么,地下停車場可根據設施的供需情況去定價。但此供需情況不僅包括靜態的停車需求,還包括周邊的動態需求。此外,停車場可以嘗試設置短時臨時停車區域與長期停車區域,根據供需情況定價。(文/北京青年報記者 楊凡 實習生 張夕 張月朦 王憶珍)

分享到: 0

文娛社會

財經健康

城市科技

桐乡| 松原| 揭阳| 抚顺| 连云港| 香港香港| 菏泽| 云南昆明| 启东| 抚顺| 琼中| 昭通| 鄂州| 资阳| 荣成| 公主岭| 攀枝花| 喀什| 林芝| 阿勒泰| 孝感| 克拉玛依| 三门峡| 晋城| 巴音郭楞| 邢台| 清徐| 锦州| 芜湖| 伊春| 桂林| 清远| 图木舒克| 仙桃| 锡林郭勒| 咸宁| 巴彦淖尔市| 三门峡| 澳门澳门| 单县| 辽宁沈阳| 滨州| 海丰| 永康| 兴安盟| 黑龙江哈尔滨| 灵宝| 盘锦| 萍乡| 荆州| 枣阳| 清徐| 南充| 辽宁沈阳| 库尔勒| 宝鸡| 章丘| 镇江| 肇庆| 呼伦贝尔| 乳山| 内江| 乳山| 焦作| 大庆| 安岳| 大庆| 阿拉善盟| 云浮| 新余| 厦门| 吉安| 潜江| 红河| 郴州| 洛阳| 瑞安| 建湖| 如东| 姜堰| 汉川| 烟台| 阿坝| 余姚| 台北| 运城| 东莞| 绥化| 武夷山| 衡阳| 呼伦贝尔| 盐城| 白银| 甘孜| 台南| 海安| 任丘| 大丰| 阿克苏| 馆陶| 柳州| 无锡| 泰州| 定州| 香港香港| 韶关| 咸阳| 清远| 大理| 西藏拉萨| 鹰潭| 嘉善| 宜都| 武威| 齐齐哈尔| 邹城| 扬州| 海宁| 乐清| 诸暨| 金昌| 齐齐哈尔| 宜都| 那曲| 泰州| 东阳| 上饶| 石河子| 云南昆明| 果洛| 通辽| 海南| 滕州| 芜湖| 文昌| 清徐| 陵水| 泗阳| 鄂州| 白沙| 章丘| 遂宁| 江苏苏州| 启东| 广安| 深圳| 芜湖| 黔西南| 河池| 鹤岗| 海门| 昌吉| 广安| 宁夏银川| 福建福州| 延边| 汕头| 大庆| 陵水| 淮南| 三沙| 燕郊| 江西南昌| 昆山| 双鸭山| 榆林| 六盘水| 崇左| 琼海| 吐鲁番| 通辽| 济源| 安康| 毕节| 雅安| 基隆| 抚顺| 河源| 杞县| 琼中| 晋城| 大兴安岭| 台中| 玉树| 昌吉| 石狮| 余姚| 鄂尔多斯| 琼海| 陇南| 舟山| 潮州| 滕州| 张掖| 柳州| 江苏苏州| 正定| 莱芜| 延安| 宁国| 阿勒泰| 贵港| 辽源| 金华| 桂林| 临沂| 邹平| 兴化| 鄂尔多斯| 乐清| 曹县| 高密| 邵阳| 锦州| 荣成| 吐鲁番| 南京| 保山| 安庆| 兴化| 陵水| 滁州| 江西南昌| 南安| 白沙| 湛江| 甘南| 简阳| 石狮| 大庆| 怀化| 廊坊| 济源| 云南昆明| 巴音郭楞| 姜堰| 单县| 和田| 吐鲁番| 天门| 秦皇岛| 遵义| 三门峡| 双鸭山| 株洲| 呼伦贝尔| 鄂州| 迪庆| 克孜勒苏| 大丰| 定安| 清徐| 白银| 燕郊| 伊犁| 丹阳| 运城| 武威| 昭通| 红河| 克孜勒苏| 毕节| 温岭| 江苏苏州| 阿克苏| 新疆乌鲁木齐| 邢台| 洛阳| 毕节| 公主岭| 台北| 金华| 巴彦淖尔市| 任丘| 延边| 阿拉尔| 晋江| 抚州| 明港| 衡水| 铜川| 赤峰| 南京| 威海| 泸州| 三亚| 徐州| 海北| 抚顺| 榆林| 神木| 南平| 大庆| 台北| 馆陶| 阿拉尔| 桐乡| 临汾| 嘉峪关| 简阳|